你若怒放、冷妆清澈

(记录 分享 博亿堂bet98官网)的点点滴滴


放学后,我就收起书包向紫竹林跑去,以为面前有目光,可一转头什么也没有。远眺望见冷羽风站在树下,背对着我。在竹林中显得分外显眼。我走进,在他身边愣住,侧目。余晖斜射入竹林映在冷羽风的侧脸,有点梦境般的以为。“浅漾。”冷羽风轻唤。这么轻的声响令我有些凝滞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冷羽风转身,定定地望着我。我从他如水的眼珠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  他伸入手臂轻拥住我,我感触一丝镇定。他紧了紧手臂:“浅漾,我喜好你。”

  我感触有些可笑,他这是在开打趣吗,我不语,含笑看着他。

  “做我女冤家吧。”冷羽风完全忽略我的心境,用手理了理我的头发,问:“好吗?”

  我离开冷羽风的手臂,他想拉住我的手,被我不留陈迹的避开,我别开眼睛,

  “对不起。”我盯着脚尖,我只能说这句话。冷羽风诘问:“你不喜好我?”略带诘责的语气。

  我摇头:“不是的。”“那是为什么?”他有些急迫。

  “由于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“由于我对你只是一种依赖,我只把你当做像我的哥哥一样,只是地道的兄妹之情。我们之间不行能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当你的哥哥,浅漾。”冷羽风打断我的话,又想伸手拉住我的手。

  这时忽然飞来一张纸牌,“嘶。”冷羽风缩了一入手,纸牌刮伤了他的手。

  怎样仿佛见过这种纸牌,我想了下,对,是‘塔罗牌’

  “羽风,你没事吧?”看他稍微苍白的脸,我拿入手帕,“我帮你包扎下吧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他推开我,转身自顾自分开了。

  我怔怔地望着他分开的背影。由于不喜好,最好的处理办法是回绝。

  日已落,天微暗。只留下一抹粉霞,似意犹未尽,留恋最后一丝美好。

  名暄澈走到我刚站过的中央,拾起遗落在地上的发卡。

  回到家,我拿出塔罗牌,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特别,一定有人使用,

  究竟是谁跟踪我呢?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(看完/读完)这篇文章有何感想! 来看看博亿堂bet98官网是怎么评论的吧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